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274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美型一對 VOL18《END》

慶功記者會上記者公式化的提問問題。 『以經紀人的角度來看,手下的哪位藝人表現最為優秀?』 『沒有我就沒有他們吧。』鹿丸耳垂上的環被鎂光燈的反射照的一閃一閃的。 『這是自我稱讚嗎?』記者笑道。 『是吧。』聳肩。 『以一個團體來看,你們最欠缺的是什麼?』 『大概就是有話就說吧,總是不能親口說出心中的想法。』 『那要怎麼溝通?』 『秘密。』抓著金黃色的頭髮一愣一愣的哈哈笑著。 『這次演唱會有什麼收穫?』 『看到了我意想不到的一句話。』 『是?』 『一句英文。』微笑。 『第一次以特別來賓的身份參加演唱會,更彈奏讓大家難以忘懷的鋼琴,難道不會怕出錯嗎?』 『好歹,我也是個名模。』 『萬一真的出錯?』 『鹿丸。』 『啊?』 —If you call my name.I’ll be there.(輕呼我的名字,我會在你身旁。) 「其實他可以跟我們聯絡的,從離開到現在一通電話都沒打回來過,簡直翅膀硬了!」 「他又不是你兒子,就算他翅膀禿了也不關你的事。」 「今天晚上是重頭戲,妳不會出狀況吧?!」手插口袋靠在牆上,拿著打火機啪答啪答一有一無的點著火。火苗亮了又滅、滅了又亮,然而置於胸前的煙盒卻遲遲沒從口袋中拿出來。 「想抽就抽我又不會阻止你,鳴人他們在台上挺拼命的嘛。」拿著琴譜搧風,眼睛卻還是直直盯著螢幕,那是舞台上的情形。 「嘖,背好妳的譜。」 「吶,萬一出錯怎麼辦?」 「那妳就在台上大喊『救命啊!』」皺眉看著手鞠,虧他可是對她這麼有信心,怎麼這女人這麼沒自信。 「不要,我要叫你的名字。」任性似的把琴譜放在桌上,視線從螢幕移到鹿丸的身上,擺明是要來個四目交接。 「我到外面去,等等看妳表現。」他的眼神閃開她,溫暖厚實的手輕拍手鞠肩膀,輕輕在她額際印上一吻。 看著鹿丸剛剛還靠著的牆,喃喃自語。只要輕呼名字,你就在我身旁。 「手鞠小姐!請準備上台!」工作人員從門縫中探出頭來,輕聲提醒。 演唱會開始,從佐助與鳴人出現的那一秒開始,底下的觀眾席便尖叫聲此起彼落,他們在舞台上賣力的唱啊跳啊都是為了那一聲聲叫著他們名字的吶喊,那是他們努力的動力,感受到被喜愛被崇拜,所以拼了命的表演,他們要大家有值回票價的感受。 揮灑熱汗,這是他們第一場演唱會,台下觀眾也是第一次參加他們的演唱會,所以不管是對大家或對自己,絕不能留下缺憾,要完美開始完美落幕。 尖叫從未停息,像是想把屋頂掀翻似的大聲。 激情的節奏漸緩,一場迷霧流過,佐助與鳴人同時從一片朦朧中消失。帶有純樸感情的鋼琴聲挾帶著餘下的白霧一陣一陣,一架純白色調的鋼琴從舞台正中央升起,穿著與鋼琴色調對比的露肩禮服,手指靈巧的在琴鍵上游離。那是天使的旋律,觀眾席上有人發出讚嘆。 黑色的裙底在椅子旁飄啊飄,用琴鍵敲出的旋律讓觀眾激昂的喊叫回歸平靜,底下的觀眾有默契似的一致停止想大聲嘶吼的情緒,沒有人聲吵雜的聲音,卻還是有一股像是打著節拍的聲音在觀眾席間散開傳播,那是心跳———砰砰!砰砰! 一曲演奏完畢,帶有手鞠式的溫柔纏繞在耳朵,沒有多餘的言語交談,修長細緻的手指持續動作著,除了讓大家沈迷的琴聲之外,還多了手鞠的嗓音,如同她的手指一樣細緻、一樣富有感情。 But there's a danger in loving somebody too much (愛一個人太深很危險) And its sad when you know it's your heart you can't trust (你知道自己的心不可信有多可悲) There's a reason why people don't stay where they are (人們總是學不乖) Baby sometimes love just ain't enough (寶貝 有時愛就是不足夠). 彈完,沒有揮手致意,她帶著鋼琴與台下無數的讚嘆眼神從舞台中央下降。 在某處,耳垂閃著銀色光芒的男人把腳下的煙踩熄,盯著台上,心臟也輕輕的發出一聲;心動的,聲音。 砰。 「嘖,之前演練的時候可沒有這段啊。」搖頭,微笑。 鳴人用原子筆在流程表上隨意塗鴉,期望能消解緊張,兩眼卻不在紙上而是目不轉睛死瞪著連線中的螢幕。 「她表現的很棒吧?」 「嗯。」 「輪到我們了?」 「嗯。」 「不能輸她。」握緊拳頭,很熱血的笑容。 「不能輸。」起身把電視關上,不經意的看見桌上被胡亂塗鴉的紙,在走出休息室後輕聲的問了一句「你看到了?」看到那句遺留在浴室鏡子上的” I can't stop loveing you”。 撥了撥前額刺痛眼睛的金色髮絲,他沒回話,只是把別在胸前的麥克風調好,把門關起後與佐助肩並肩走向屬於他們的,舞台。 門關起的一瞬間,桌上的紙因微小的風而往旁移動約略兩三公分。 歪七扭八的醜陋字體。 Me too。 瞳孔潔淨如天使翅膀的人從觀眾席中跨步離開,豎著馬尾的長髮因推擠而鬆開,飄散在肩膀。 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喂?」 「…」其實只是想聽妳的聲音而已。 「喂?」 「我,剛聽完手鞠彈的鋼琴呢。」總覺得該說點什麼,他挑了個不尷尬的話題。 「寧…寧次?」 「我還以為妳忘記我了,打個招呼而已,沒事。」聲音依舊,只是少了當初痞痞的味道。 「你也有來演唱會?在哪?等我,我去找你!」從不可置信的口氣轉為激動莫名「喂?喂?」 電話那端卻來沈悶的單音。 ”嗶———” 舞台上的大螢幕剛好帶到觀眾席,很剛好的照到一位女歌迷激動落淚的情景,她的髮色很特別,是夢幻的粉紅。接下來畫面又重新帶回台上兩位歌手表演的景象。 女歌迷哭的那一幕,在畫面上只出現0.5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