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3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美型一對 VOL11

在沙發上怔怔出神,不懂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去堅守虛幻的愛情,那種東西就像毒品,會上癮,不過跟抽煙還是有差別的哦,前者是精神中毒,後者是肉體中毒,還有救。 還有救,要這麼跟自己說。 寧次在沙發上坐了很長一段時間,看看牆上的掛鐘其實也不過過了一個小時多而已,他向來很有耐心,就算是更久,他也能繼續等下去,只是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催引著他,平常被人嫌太過有耐心的他,此刻卻不堅持等下去,嘆了一口氣,走向大門手在門把上往下轉。 車子停在門前,佐助卻在駕駛座上不願下車。 「去你的,你是在逃避我嗎?」寧次走到車旁把車門打開,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去你的,我是那種膽小鬼嗎?」佐助不甘示弱,以同樣不雅的字句當作回禮。 超不禮貌的禮尚往來。 深深吸了一口氣,寧次極力以和緩平穩的口氣問話,順便加上一個大大的微笑:「親愛的,我說你是在逃避我嗎?」 「不過就是幫你接個吻,那沒什麼大不了。」 「嗯,乖,有做到就好。」寧次聽到回到像是鬆了口氣般的卸下緊繃的雙肩,拍拍佐助的肩膀意思意思,接著邊打呵欠邊往回走。 「你到底會不會在意啊。」佐助暗暗咕噥。 「我…」寧次轉過身,一臉慘澹。 寧次專注看著佐助,眼神直直盯著佐助,我?我什麼?開了頭,卻遲遲不肯把話做個結尾,搞得佐助煩心,是好兄弟就不該一直讓他煩心。 「我現在才知道親愛的,原來你如此冀望我在意你。」 「去、你、的。」 兩人對看一眼,不由自主的開始大聲朗笑,是出自真心的笑出聲來。 男人嘛,一旦交了心,他們的默契就不容小覷。 男人是一種沒有了好兄弟,就無法單獨活下去的生物。這一點,好像跟女人有點相似。 「鳴人睡哪?」像是想到什麼一樣,佐助轉過頭問正在身後鎖門的寧次。 「不知道,你可以在樓上一間一間找。」微笑聳肩「倒是有一件事我想說,他,好像對小櫻有異樣情愫。」 「你有危機意識了嗎?」佐助臉上的笑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有啊,為了你而有的危機意識。」 這個世界充滿了危機感,不論是對家人、愛人、朋友,這很正常,無須緊張,但是寧次說的話很具有思考價值,佐助對鳴人的危機意識,是以好朋友的身份,還是愛戀者的身份? 知名人士的私生活可是備受矚目。 所以呢? 連戀愛都是慘烈的。 於愛於恨,全被狠狠刨開來,然後曝曬在大眾眼前,隱私權只是一種天方夜譚。 有的時候,決定該不該愛的不是自己,而是社會大眾。 「我跟他是朋友,需要有什麼危機意識嗎?」佐助笑道。 「嘿,你心裡清楚哦,有些感覺不用外人來點破吧?」 兩人一起上樓,寧次打開眾多客房中的其中一間,隔壁間有鳴人的鼾聲;佐助打開了寧次的隔壁間,這間的鼾聲讓他不由得一笑。 「晚安。」寧次揮手。 佐助進門對著鳴人詭異的睡姿苦笑「誰把你當外人啊。」 講給寧次聽的,一定要知道,這是身份的認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