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3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美型一對 VOL9

小櫻雙手拖腮,眼皮越來越重,鹿丸他們討論的內容太過複雜,儘管自己很喜歡佐助,但還是無法集中意志去聽。 快睡著囉,寧次把自己的外套脫掉準備替小櫻蓋上。 接著,還未蓋上就停在空氣中,被突如其來的消息給震懾住。 「請把演唱會延後。」鳴人用一種宣誓的口吻說道,瞳孔中透露出來的是認真二字。 這個消息太過突然,小櫻漸閉的雙眼因驚嚇而睜開。 其他認真討論的人也全部停下,只有佐助除外,一臉淡然。 「你是在開玩笑嗎?」小櫻顧不得早已坐麻的雙腳,急性子的跑到鳴人身邊詢問,把鳴人的手抓的死緊。 「我…我沒有開玩笑…」鳴人臉有點紅,講話有些結巴。 「喔,現在是在搞什麼把戲?」鹿丸挑起一邊眉毛問道。 「我真的很希望手鞠小姐可以當我們的來賓,可不可以等手鞠小姐身體好些了再談?」鳴人用接近懇求的語氣問著鹿丸,夾雜了因為擔心而吞口水的舉動。 鹿丸看看因為疲累而橫躺在沙發上睡著的手鞠,頓了頓:「我無法確定她什麼時候可以讓身體回復到最佳狀態,不要拿你們自己開玩笑,沒有她演唱會一樣辦得下去!」 捨不得手鞠太操勞的想法不停在腦中盤旋,混合著腦漿流動。 不想拿FIRE這個名號開玩笑,這個名字牽扯到佐助和鳴人。 「手鞠答應了你也阻止不了,你不是最疼她嗎?那如果她要求你,你又要怎麼拒絕?」 寧次說得很有道理,就像是看穿鹿丸一樣,他知道鹿丸在想什麼,但是他更必須說出任何可能性,倘若手鞠堅持要去,鹿丸要怎麼回應? 「我之後會再跟她討論,有點晚了,先休息吧。」鹿丸不想繼續說下去,不敢想像手鞠的身體狀況,所以不想討論這個話題。 那是種另類式的逃避。 「小櫻我送妳回去吧!」寧次把外套穿起,身為男人本來就應該送女孩子回去。 「喔…好…」她想說點什麼,可是沒說出口。 寧次心細,可以說觀察細膩,他看出小櫻在想什麼,如果喜歡對方就要成全對方,這種舉動其實大家都做得到,只是難度問題,不過對他而言,簡直易如反掌。 「佐助我看你幫我送她好了,我車借妳。」女人嘛,當然希望是自己喜歡的人送自己回去,他可不想掃興。 「為什麼要我送?」 「那我送好了!」看到佐助不願意的樣子,鳴人急忙舉手。 小櫻尷尬的看著那三個男人。 「Sacrifice for the love.」為愛犧牲,寧次微笑。 佐助走到寧次身邊搶走他手上的車鑰匙,在寧次耳邊低聲說:「我需要連接吻都幫你做嗎。」 「如果你願意就太好了。」寧次繼續保持著微笑。 犧牲到這個地步似乎有點過份了,但是佐助沒講話,他只是默默的拿著車鑰匙走出門口,寧次的角色處於被犧牲的那位,他個人的犧牲顯得偉大,有誰可以為了愛犧牲到這樣子? 絕對不是自己。 「鳴人你今天在這邊睡吧,反正明天沒通告。」鹿丸輕柔的把手鞠從沙發上抱起,接著看著寧次「至於你就自己來吧!不要跟我說你對我家不熟。」 看著鹿丸抱著手鞠上樓的背影,鳴人疑惑的問:「我要睡哪啊?」 「鹿丸他們在三樓,你去二樓睡吧,隨便一間房都可以。」寧次把外套脫下坐在沙發上「你先去睡,我等佐助,我得幫他開門。」 只是想知道後續發展如何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