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274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美型一對 VOL7

至少鳴人跟佐助不是這麼認為。 「佐助,我們可以等到寧次他們回來啊!」鳴人奮力的爬上古銅色欄杆,那玩意兒精緻的讓他每踩一下,內心的罪惡感就多一層。 「我們兩個大喇喇的站在門口會引人注目,尤其是你不經掩飾的動作。」輕而易舉的爬上欄杆,接著把腦筋動到了窗戶上,雙手開始撬開窗戶。 「我很低調啊…嘿!你在幹嘛!」 「低調就不會在門口前練舞了,至於我在幹嘛…你不會自己看嗎?白癡。」 鳴人很捨不得這地方的任何一樣東西,因為這地方的一磚一瓦是如此的精緻,他看不慣佐助粗魯的對待方式,走向前去爭吵「這種漂亮的東西不可以破壞!」,而佐助只是笑笑得對他說「我高興。」,兩人從爭吵到拉扯,被爭奪的窗戶在兩人拉扯的過程中整塊落下。 鳴人可恨的是自己沒能接住那精緻的窗。 佐助嘴角上揚,開心的表情寫在臉上:「爬進去吧,反正玻璃都碎了。」 “這傢伙看見東西壞掉就那麼開心,一定是個虐待狂!”鳴人的心中是這麼想的,不過儘管再怎麼不高興,他最後還是聽了佐助的話,乖乖的爬進裡面。 進去之後才是真正的豪華,所有的家具都經過精心擺設,不過明顯的是一看就知道擺設不是出自鹿丸之手,因為他一定會說『唉呀!太麻煩了!我不想整理。』這樣的話,那又會是誰幫他的呢?總不會是自己請設計師來吧? 滿頭的疑問在他們腦中進行,可是他們卻忽略了在客廳擺設的那架鋼琴和鞋櫃旁的家居女用脫鞋。 「鹿丸一直是一個人住嗎?」 「應該吧,印象中他也沒女朋友可以陪他一起住。」佐助打開電視並且隨意按著遙控器,螢幕每個一秒就換一個畫面。 直到一則最新秋裝發表會的新聞才讓佐助停下忙碌的手指,他專注的看著裡面的人講了什麼話,寧次接受訪問的畫面出現在眼前,他才突然想起以前和寧次相處的情形,還有好幾次讓他震驚的談話內容。 —為愛犧牲有什麼好猶豫的?— 在某天深夜兩人在天橋上喝著冰啤酒抽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如果有天你發現你喜歡的人喜歡別人你會怎麼樣。』寧次優雅的身形靠在牆壁是一種魅力,男人迷惑女人的魅力。 『搶過來。』印象中他是這麼回答的,因為愛情這回事不是別人幸福就是自己幸福。 『真是強硬又簡潔的手段。』寧次舉起大拇指稱讚他。 『那你呢?』他很好奇,特別如寧次到底會怎麼做,反正一定是跟他不同的手段。 『我會費盡心機的讓他們兩個在一起,我可以當她的外遇對象啊,當她想念我或想換新口味的時候再來找我,又或者是跟對方吵架的時候也可以來跟我尋求慰藉。』 『你不在意?』 『為愛犧牲有什麼好猶豫的?』寧次反問。 灌了好幾口啤酒,不斷想著寧次說的:『為愛犧牲有什麼好猶豫的?』 為了愛要可以犧牲任何一切,寧次的意思是這樣嗎?他到現在都還不懂。 不懂為什麼愛可以讓別的東西被犧牲,不懂為什麼愛會如此的偉大,更不懂當時寧次說這句話的心情,他當時不懂,現在還依然懵懵懂懂,“因為愛你而犧牲自己”是這種偉大的情操嘛? 「鳴人,如果你喜歡的人喜歡別人你會怎麼做?」 「我會消失在他面前,不會干擾到她的生活。」 不干擾她的生活,除非對方需要我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我才會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