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274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美型一對 VOL5

甜甜的香氣在飄散。 這間辦公室不應該有病床的,柔美的空間硬是出現了一張病床,突兀地。 “滴…滴…”液體從管子中緩緩前進,一滴一滴的進入手鞠的血管中;凌晨四點,公主依舊沈睡。 「她只是營養攝取不良,說的再準確一點…她很久沒吃東西了。」小櫻替手鞠蓋好身上的被子,接著指示旁邊的護士「我這陣子不接任何病人,如果有需要去找另一位營養師。」 「知道了。」護士柔柔的回答。 「我的辦公室會比任何人還大就是因為這樣,只有身份禁止曝光的人會在我這兒,尤其是本公司的人。」小櫻順手摸了摸手鞠額頭上的溫度。 「你撤掉了提前預約的所有病人?」鹿丸不改冷靜的問,拳頭卻握得死緊。 「我得專心看著她,厭食症是名模的一大敗筆呢。」小櫻冷眼盯著鹿丸的手,眼前這個男人的痛苦她全都看在眼裡。 「拜託妳了。」鹿丸向小櫻鞠躬,那是誠懇的九十度。 現在是凌晨四點,手鞠在病床上安穩著睡著,而鹿丸卻不打算闔眼,那讓人感覺很像是自虐式的忙碌,他必須振作,不能為了手鞠一人而荒廢其他藝人的行程,他需要先離開;怕把手鞠吵醒的他輕輕把門帶上,但是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低頭一拳揍向無辜的牆壁。 牆壁不會痛,他的手也不會痛,可是心卻難受。 鹿丸離開後,手鞠在昏睡中皺了一下眉頭。 「那是因為令妳安穩的氣味消失了。」小櫻一副若有所思的看著手鞠。 公主太過虛弱,連昏睡都得皺眉頭。 ****** 剛剛上完節目,FIRE在這節目已經是固定班底,有著一間自己的休息室,裡面是單調的白牆壁,頂多掛了幾張他們自己的海報,就那麼幾張而已,所以牆壁依舊單調。 「唉呦,佐助…。」剛上完節目的鳴人正坐在休息室裡吃著便當,這時候時針已經指到十二點。 「幹嘛?!」佐助脫下身上的宣傳服,光著上半身坐在椅子上喝礦泉水。 「佐助…。」 「嗯?!」 「佐助…。」便當裡的食物已經消失了一半,而鳴人話卻連一半都還沒講完。 「你到底想說什麼?!」他失去耐心,直接面對面鳴人,並且把雙手放在鳴人兩旁,距離大概就是一個手掌近,吸進呼出都是對方的鼻息。 「我想去看看手鞠小姐,我很擔心她,我們一起去好不好。」被佐助的舉動嚇到,鳴人快速講完他要說的話,看著佐助的赤裸的上半身讓他有點害羞。 「喔。」他依舊停留在原來的地方,眼睛直直的看著他。 「那個…。」鳴人有些尷尬,他乾笑著用手推著佐助的胸膛。 佐助邪邪的上揚起唇角,往前往前再往前…,親親的點了鳴人的臉頰。 鳴人先是愣了一下,在佐助把雙手放開的同時他站起來不停的用手擦自己的臉頰。 便當灑在地板上。 「跟你開玩笑的。」佐助轉過身去穿上衣服、鳴人依舊站在原地不停的擦臉。 「比起擦臉,你應該要更注意一件事情才對。」他涼涼的說道。 雖然剛剛佐助說了是玩笑,不過當時的認真眼神讓鳴人冒了一身冷汗;佐助看鳴人絲毫沒反應,他用手指了指地上的便當「喂!你的便當。」 「我的便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鳴人瞪大眼睛尖叫著。 吻居然比不上一個便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