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3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好想‧愛你 VOL 10

日向大人踩在鳴人胸口的那腳因為太過使力,鳴人開始轉醒。 兩眼惺忪的往旁看了看,再往上看了看,鳴人忽然大叫「你這老頭憑什麼踩在我身上!」 不服氣自己被踩,鳴人一手緊抓著踩在自己胸口上的腳,一手從飛鏢套上拿出苦無,鳴人是這麼想的,要讓這個老傢伙殘廢!可惜,鳴人快,日向大人更快!日向大人下盤猛力旋轉,鳴人被甩飛了出去,手上那把苦無也因為手指無力而抓不緊,苦無射出去了!射中的是小櫻還是雛田?! 「小心!」佐助跟寧次同時大喊。 「可惡!」鳴人再拿出另一支苦無,往那支失手的苦無射去。 鏮!成功的把失手的那支苦無擊偏,正當鳴人得意的時候,原本虛弱的小櫻不要命的推開雛田,伸手往那支讓她們脫離危險的苦無,緊緊握住。 頓時,鮮血滿溢! 「事情到此為止吧!你跟分家撕破臉的事傳出去你還有面子嗎?我以我的血發誓,我一定乖乖的參加訂婚儀式,可是我要看到佐助當上暗部。」小櫻哽噎的請求日向大人,用最後一絲的尊嚴談著條件。 「別再耍花樣,這是最後的機會。」日向大人嚴肅警告,之後,帶著昏迷的花火離開。 「我不值得你這樣做!」佐助走到小櫻身邊,單膝跪地。 小櫻手鬆了開來,沾滿鮮血的苦無掉在地上。 用著疼痛不堪的手摸著佐助的臉頰「不管這句話是不是再欺騙我,至少我很開心。」 「不要這樣!這次我沒利用你啊!」佐助發了狂般的激動。 手不捨的離開了佐助的臉,佐助的臉頰留下了一抹的血痕。 才剛站立,卻又因為手疼痛而無力,支撐不下去,無奈的倒地。 或許是寧次看不下去,寧次走了過去,把小櫻橫抱起「你把她傷得太深了!到了最後你還是沒勇氣接受她的愛,甚至重擊她碎成粉末的心。」 「那…那你又沒傷過任何人的心嗎?」沈默許久的雛田發表意見,用指責的眼神看著寧次。 對於雛田指責的眼神,寧次選擇了避開,不去看。 鳴人站在原地,不懂,為什麼大家要愛的那麼痛苦?!想開口緩和目前尷尬的氣氛「我想…應該要讓小櫻先去包紮傷口吧!剩下的晚點在說。」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寧次看了鳴人一眼,快步走出這個讓他痛苦的氛圍。 「她早就知道之前我在利用她了嗎?既然知道,為什麼願意被我騙…」佐助摸了摸臉上的血,痛苦的掩面。 為什麼要傻傻的讓我騙?! ****** 花火正安安穩穩的躺在床上,熟睡的樣子可愛到了極點。 「你放心,讓春野櫻當我乾女兒是為了牽制寧刺、牽制分家,等他們在一起了,我會讓所有的一切都屬於你,屬於我們本家,沒人可以跟你搶。」日向大人疼惜的摸摸花火的小臉,接著起身去關緊窗戶,怕正在下雪的空氣太過潮濕,怕會凍著他心愛的孩子。 當日向大人在窗戶邊的時候,花火轉頭看了他那偉大的爸爸一眼,小聲的諷刺「你的心真醜陋!」 孩子啊,為了我所愛的你們,我才變的如此醜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