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42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天使擊斃(NARUTO‧寧鹿)下《完》

之後他卻失了佐助的消息,那個說要一起出發,給了他那麼溫柔的擁抱的人,他覺得能當他的羽翼帶他飛,能夠保護他的人,沒有了消息,鹿丸覺得奇怪,卻沒多問,硬生生把滿肚子的疑問給壓了下來,卻在練唱時看見鳴人閃爍不定的眼神。 寧次不再與鳴人接近了,甚至還連續好幾天都沒來上班,鹿丸偷了個空把鳴人約到酒吧後門的巷子裡,他準確的直覺告訴他,發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佐助呢?」 「我不知道。」金色的頭髮在暗巷中依然閃耀。 「佐助呢?」他再次重述,希望能聽到不同的答案。 「不知道。」鳴人撇過頭,像是拒絕任何有關佐助的問句。 「我說…」鹿丸正準備繼續逼問,湊巧看見暗巷堆放酒瓶的垃圾堆中,出現的光亮。 被砸得亂七八糟的電吉他,上面是豔麗的鮮紅色,被扯的換七八糟的弦在微弱的燈光下閃閃發亮。 鹿丸的視線停在毀壞的吉他上,恍惚中聽到鳴人的聲音。 ⊙⊙⊙ 他丟下工作跑到鳴人所說的地址,急得顧不上按電鈴,氣喘吁吁的用手掌拍門,開門的是佐助,卻不是用慣用手開門。 鳴人帶有嫉妒的目光看著他,對他說寧次把在頂樓上的、吧台上的,把所有帶著情色的不堪,當著鳴人與佐助的面說了出來,但鳴人卻又用同情的語氣告知,佐助受了傷,佐助被自己最為珍愛的吉他砸傷。 就砸在他壓弦的那隻手上。 『你怎能不珍惜他!』當時佐助怒吼著,兩人打了起來。 鹿丸在門口怔怔的看著佐助受傷的手,只能不斷握拳,強忍著眼眶的淚水,他沒資格哭。 卻在佐助用左手把他輕輕摟住,一如往常的那麼溫柔,對他說「我可以學著用另一隻手壓弦。」 他才開始痛哭。 ⊙⊙⊙ 佐助正式辭了工作,換手壓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沒有人可以在一夕之間把慣用的事物全部改變的,他知道,寧次也開始來上班,在只有他值班的日子裡,與鳴人的氣氛總是詭異,都是曾被寧次緊緊抱在懷中的人,都是愛著寧次的人。 不同的是,他同時也恨著寧次,怎麼能傷害那個對他溫柔的人,怎麼能把自己的羽翼給破壞殆盡,讓自己失去柔軟的羽毛、讓自己失去保護。 鹿丸也知道不能自私,不能眼裡看著佐助,耳邊卻總是想起寧次低沈的,總是在挑逗他的那些字句。 所以他總感到罪惡。 然後討厭自己。 ⊙⊙⊙ 樂團表演之後是酒吧的打烊時間,其中所有酒吧的工作人員全都喝個爛醉,他倆走上頂樓天台吹風,寧次背對著身後一大片的空曠,只要輕輕一推,寧次的身體就會急速落到地面,他拿著啤酒站在寧次的正對面,雙方互相注視的時間究竟有多長,他沒數過,他只是在想,如果眼前的男人往下跳,身後的翅膀是否會帶他飛翔? 「你願不願意成為我的翅膀?」寧次嘴角牽起笑容,一派輕鬆的這麼問 他把手放在男人的左胸,嗓音帶著一絲哽噎「是你拔了我的翅膀。」 他仰起頭,刻意忽略樓下的情景,原來男人無法遨翔。 咻———————,那是男人的髮絲拂過他臉頰的聲音、是男人從頂樓落下的風速聲。 那是,眼淚滑落經過太陽穴,透明的水珠藏在髮際裡的聲音。 在台上裸著上半身唱歌的鹿丸,左胸膛刺著一對小翅膀。 2009.05.31 下雨的夜晚,老實說我也不太確定我幹麻寫這種東西,這篇很久以前就在電腦裡開了頭,但一直是以男人A女人B之類的來描寫,想說來寫個同人好了,選主角的時候想著,來選個火影的CP來寫好了,萌朵小花有益身心啊,只是標題打的很心虛,噗,應該不只是寧鹿吧,我們家血輪眼小子戲份雖少但很重啊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