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08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天使擊斃(NARUTO‧寧鹿)中

所有事物照舊,一切都沒有改變,除了變得更加溫柔的佐助,以及越漸沈默的鹿丸以外,其餘的全都沒變。 啊,鼓手變了。 舊有的鼓手被一名金髮少年替代,新來的鼓手很開朗,身上充滿陽光活潑的氣息,在鼓手自我介紹的時候,鹿丸清楚的看到,寧次的眼神變了。 「大家好,我叫鳴人,希望以後可以在電視上成為稱霸音樂界的名人,哈哈。」少年摸著頭哈哈大笑。 「你好。」鹿丸微笑,他看見佐助總是溫柔舒展開來的眉頭,也變了,第一次看他皺眉。 練歌的空暇時間,寧次裸著上半身靠在鳴人身上,看著鳴人有些臉紅,寧次會繼續逗弄鳴人,直到佐助的眉頭已經緊皺的一個限度時,他便會想起什麼似的轉頭看向鹿丸,然後一臉戲謔卻又帶有驕傲的對鳴人這樣介紹「吶,鹿丸啊就像是我的翅膀,我們合唱的時候小費可是拿到手軟,還有經紀公司來詢問我們有沒有簽約的意願,是吧?佐助。」 寧次嘴角微微上揚,挑釁的彎度,然後在鳴人發著亮光的雙眼直說好厲害好厲害的同時,輕輕把薄唇放置在鳴人的耳垂上。 「嗯。」佐助放下吉他輕輕點了個頭,好像什麼都看不見。 鹿丸手指纏著麥克風的線繞圈,佐助的手映入眼簾,他的手覆在鹿丸的指頭上,輕柔的把線拉開。 下班時間鹿丸坐在酒吧廁所裡的馬桶上,一邊打哈欠一邊摩擦手指,他想起佐助幫他拉開線的時候,打哈欠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他點點頭,睡意襲來。 當鹿丸睡到從馬桶上跌下來,頭撞到門的疼痛才總算把他真正喚醒,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暗暗在心底大喊不妙,酒吧打烊後老闆會把門反鎖,而打烊後有段時間寧次會獨留在酒吧裡喝酒,他一點都不想遇到後者的情形發生,他滿心期望待會的情形會是前者。 從廁所匆忙的跑出來,一眼就瞥到酒吧的門,他快步走向門口,忽略身旁所有一切,包括坐在吧台上的寧次,以及他胸前鮮明的抓痕。 手剛握上門把,卻有人從背後摟住他,輕聲在他耳邊調侃著「吃醋?」 「沒有。」鹿丸慵懶的嗓音卻哼出這樣冷漠的字句。 「說謊。」 吧台上的酒瓶因為搖動而互相碰撞,聲音清的響亮,這次寧次的翅膀不再受傷,鹿丸的手按在寧次胸前,彷彿是在阻擋他胸前的紅色線條映入眼簾。 ◎◎◎ 鹿丸蹺班蹺了好些天,再去上班的時候被老闆狠狠的訓斥一番,卻又看在許多顧客是為了他來的份上,也沒與他計較太多,他趁著休息時間跑上頂樓,然後細細回想那夜曖昧不清的喘息聲。 苦笑躍上鹿丸的唇。 在廁所熟睡時聽到的喘息聲,分明就是鳴人,想不到鳴人的指甲如此銳利,讓寧次的胸口印上那麼鮮明的印記,然後又想起了寧次身後滿是紅痕的翅膀,他只能,再次苦笑。 「想什麼?」溫柔的大手摸著鹿丸的臉頰,指頭上有溫柔的厚繭。 「沒。」悶聲。 「談談好嗎?」 「嗯。」 「我想去英國進修音樂,這裡只是我暫停休憩的地方,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出發?」佐助看著鹿丸,手指還停留在他的臉上,指尖的溫柔就像是對待那把吉他一樣的慎重。 「我,沒資格陪你去。」鹿丸搖搖頭,他想起了滿是傷痕的翅膀。 「你愛他嗎?」 鹿丸沈默不答。 「我看他對鳴人的態度就想狠狠賞他幾拳,或許他愛你,但那絕對比不上追求新鮮的刺激。」 沈默拉長了兩人的鼻息,最後結束在佐助深深想把他揉進血肉的擁抱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