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永生歡愉‧
關於部落格
雨水滴落,我骨頭的每一個角落,都會長出花朵。
  • 4408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清晨的惡夢

有群陌生人蜷曲著身體待在我所熟悉的房子裡,就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顫抖著,那房子是曾經住過的地方,可是窗外的風景卻一點都不熟悉,外頭的黑暗沈重到令人差點窒息,和從前開朗明亮的氣息有段明顯的差距,十萬八千里。 沒有陽光,所以下意識認為那是黑夜。唯有我所處的空間有光,想依靠稀微的月光照亮窗外是無謂的妄想,畢竟黑暗太廣,光有自知之明,深知寡不敵眾的道理,連一絲光線都不肯隻身到窗外闖蕩,非是吝嗇,而是不願犧牲。此刻,我彷彿成了夜盲者。 那群陌生人發出夾雜著恐懼的低吟聲,從窗外看去,看見幾個身穿黑色連身衣的人,手上拿著能讓人一擊斃命的玩意,用極為緩慢的速度走近,往我這邊前進。而後方有一具屍體側躺在地板上,肚子被粗魯的扯開,傷口邊緣呈不規則的鋸齒狀,腸子外露出來,被打了四五個幽雅的蝴蝶結。充滿血腥的藝術品。我想。 把窗戶鎖上,快。有人這麼嘶吼。 我轉頭看向那位有些熟悉卻又記不起的人,突然領悟似的衝向落地窗前奮力得想把窗戶鎖上,無奈不論怎麼努力都沒用,窗鎖壞了吶,手開始發疼,黑衣人們越走越近。目前雙方距離九步、七步、三步、一步。 我鎖不上、我鎖不上、我鎖不上…。我發狂般叫囂,渴望有人出手幫忙。(誰幫忙我就稱誰為英雄。) 其他人只是睜大雙眼全身止不住的發抖,絕望的氣息瀰漫整個空間,我被獨留,形單影隻的向未知的一起對抗,包括那壞的徹底的窗,接著那些黑衣人與我對看,中間只隔了一片脆弱不堪的玻璃。討厭,它不防彈。 砰———— 8:00 AM 驚醒,冷汗如頭猛師般在背脊奔馳。(這世界沒有英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